黃帝內經四季養生名言(黃帝內經對四季養生的論述)

  我國傳統醫學對飲食營養的認識有悠久的曆史黃帝內經四季養生名言,早在2000多年前的《周禮》中,就有食醫的記載,並“以五味、五谷、五藥養其病”。《黃帝內經》在飲食治療和養生方面有明確的治則,馬王堆漢墓出土的醫書《五十二病方》中有大量食物入藥的記載,《神農本草經》記載有50種左右的藥用食物,《傷寒雜病論》中的食療內容也很豐富,其中的當歸生姜羊肉湯、豬膚湯等,至今仍是臨床常用的食療處方。唐代孫思邈的《備急千金要方》中列有食治篇,是現存最早有關飲食療法的專述;孟诜著有《食療本草》,收集了本草食物200余種,是我國現存最早的飲食療法專著。宋代陳直《養老奉親書》對牛乳的食養有詳細的說明。元代忽思慧著有《飲膳正要》,是我國第一部營養學專著,直到今天,在飲食搭配、合理進食和某些慢性疾病的治療方面,仍有指導意義。明清時期,食療本草有了進一步發展,有的還從營養學角度闡述食物的營養價值和治療價值。近代對營養成分研究已取得較大進展,尤其是將食物進行分子量化、計算熱量等,給古老的中醫營養學注入了現代科學的內容。

  水谷精微是飲食營養的主要來源

  水谷精微,又稱谷氣、食氣,泛指各種飲食所提供的精微物質,是飲食營養的主要來源。正如《醫宗必讀》所說:“一有此身,必資谷氣,谷入于胃,灑陳于六腑而氣至,和調于五髒而血生,而人資之以爲生者也。”《千金要方》說:“安生之本,必資于食,不知食宜者,不足以存身也。”可見飲食是營養人體和維持人體生命的基本物質。

  關于飲食在人體內的代謝過程,《素問・經脈別論》有比較詳盡的闡述:“食氣入胃,散精于肝,淫氣于筋。食氣入胃,濁氣歸心,淫精于脈。脈氣流經,經氣歸于肺,肺朝百脈,輸精于皮毛。毛脈合精,行氣于府。府精神明,留于四藏,氣歸于權衡。”指出了食物的消化、吸收、輸布過程,即食物經過胃的受納腐熟之後,轉化爲水谷精微,通過脾的“散精”作用,將水谷精微輸布于五髒六腑、筋經皮毛,對各髒腑組織進行滋潤濡養。其中,“飲入于胃,遊溢精氣,上輸于脾。脾氣散精,上歸于肺,通調水道,下輸膀胱;水精四布,五經並行,合于四時五藏陰陽,揆度以爲常也。”則指出了水飲在人體的輸布代謝過程,即水飲進入胃腑,通過脾的散精作用,將水飲精微上輸于肺,通過肺朝百脈的作用,宣發水液以濡潤周身,肅降水液以下輸膀胱,如此水飲精微布達一身上下內外,全面地對人體進行滋養。

  氣血精津液是飲食營養的基本物質

  飲食進入人體,經過胃納脾運的消化吸收後,轉變成水谷精微,水谷精微進一步化生爲氣、血、精、津、液等營養物質,對人體進行滋養,使生命活動得以延續,所以氣血精津液是發揮營養作用的基本物質。

  氣是構成人體和維持人體生命活動的最基本物質,氣的營養作用,主要指氣爲人體髒腑功能活動提供營養物質的作用,“上焦開發,宣五谷味,熏膚、充身、澤毛,若霧露之溉,是謂氣”(《靈樞・決氣》),衛氣具有溫養肌肉、筋骨、皮膚、腠理的作用,營氣更是富含營養精微的水谷精氣。

  血同樣來源于水谷精微,由中焦脾胃運化而來。“中焦受氣取汁,變化而赤,是爲血”(《靈樞・決氣》),《難經》概括血的功能爲“血主濡之”,即血在脈的“壅遏營氣”作用下,循行于脈道之中,通過經絡系統,將營養物質輸送到全身各髒腑組織,使“目得之而能視,耳得之而能聽,手得之而能攝,掌得之而能握,足得之而能步,髒得之而能液,腑得之而能氣。是以出入升降,濡潤宣通者,由此使然。”(《金匮鈎玄》),所以血是營養人體不可缺少的物質,同時,血還是神志活動的物質基礎。

  精也是構成人體和維持人體生命活動的基本物質。精分爲先天之精和後天之精,先天之精是與生俱來的生殖之精,後天之精是脾胃化生的水谷之精。精是胚胎形成和發育的物質基礎,人出生後,有賴于精的充養,才能維持人體生長發育。腎藏精,精生髓,腦爲髓之海。腎又主骨,齒爲骨之余。所以腎精充足,則腦髓充足,骨髓盈滿,骨骼得到髓的滋養而強健有力,運動敏捷。牙齒得到髓的滋養,則堅固而有光澤。

  《靈樞・決氣》說:“谷入氣滿,淖澤注于骨,骨屬屈伸,泄澤,補益腦髓,皮膚潤澤,是爲液”,可見津液是人體富有滋潤濡養作用的正常液體。其中清稀者爲津,濁厚者爲液。津的流動性較大,主要分布于皮膚、肌肉、孔竅等部位,並能滲入脈中,以滋潤周身;液的流動性較小,主要充養于骨節、髒腑、腦髓等部位,以滋養髒腑組織。

  四氣五味是飲食營養的基本性質

  中醫營養學認爲食物也有“四氣”和“五味”。四氣五味理論,不僅是用藥治療的依據,也是飲食養生和飲食治療的重要依據。

  1.四氣 又稱四性,即寒、熱、溫、涼四種不同的性質,其中寒與涼、熱與溫有其共性,只是程度上的不同,溫次于熱,涼次于寒。寒、熱、溫、涼四性,是與病性的寒、熱相對而言的。《素問・至真要大論》曰:“寒者熱之,熱者寒之。”這是治療用藥之大法,同樣也是選擇食物時的重要依據。從常見食物來看,平性食物居多,溫熱性次之,寒涼性更次之。溫熱性質食物多有溫經、助陽、活血、通絡、散寒、補虛等作用,適合寒證等選用,如生姜、韭菜、辣椒、羊肉、狗肉、雞肉、龍眼、橘子;寒涼性質食物多有滋陰、清熱、瀉火、涼血、解毒作用,適合熱證等選用,如西瓜、白菜、冬瓜、蘿蔔、苦瓜、絲瓜、梨、綠豆等。

  2.五味 指酸、苦、甘、辛、鹹五種不同的味道。中醫認爲五味入于胃,分走五髒,以對五髒進行滋養,使其功能正常發揮,不同的食物對髒腑的選擇性迥異,如《靈樞・五味》說:“五味各走其所喜,谷味酸,先走肝。谷味苦,先走心。谷味甘,先走脾。谷味辛,先走肺。谷味鹹,先走腎。”這種五味的劃分,不僅適用于五谷,同樣也適用于五果、五畜、五菜、五色等,這是中醫飲食營養的理論基礎。食物中五味的不同,與藥物一樣具有不同的作用,因此,從五味的角度,又是考察食物功效的一個重要方面。如《素問・至真要大論》中指出的:“辛甘發散爲陽,酸苦湧泄爲陰,鹹味湧泄爲陰,淡味滲泄爲陽。”這將不同功效的五味,按陰、陽不同屬性歸納爲兩大類,即辛、甘、淡味屬陽;酸、苦、鹹味屬陰。在《素問・藏氣法時論》說:“辛酸甘苦鹹,各有所利,或散、或收、或緩、或急、或堅,四時五藏,病隨五味所宜也。”這裏進一步明確闡述了由于五味的不同,才有了或散、或收、或緩等功效上的差別。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