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帝內經四季養生名言(黃帝內經中關于四季養生)

養生,又稱攝生黃帝內經四季養生名言、道生、養性、衛生、保生、壽世等等。所謂生,就是生命、生存、生長之意;所謂養,即保養、調養、補養之意。簡言之,養生就是保養生命之意。四時養生,也即指四季養生,是指順應自然界春、夏、秋、冬的季節變化,通過調養護理的方法,達到健康長壽的目的。

關于養生之道與健康長壽的關系,早在二千多年前就已成書的《黃帝內經》中已指出:“上古之人,其知道者,法于陰陽,和于術數,食飲有節,起居有常,不妄作勞,故能形與神俱,而盡終其天年,度百歲乃去。”書中還根據四季不同的氣候特點提出了相應的養生細則,爲四時養生理論奠定了深厚的理論基礎。後世醫家又繼承和發展了四時養生的理論,使之在促進人們健康長壽方面發揮了重大作用。

而在21世紀的今天,隨著社會快速發展、生活節奏的加快,四時養生作爲中醫傳統養生學的重要組成部分,必將對于調整人的心態,延緩人的衰老,提高人的壽命,發揮不可替代的作用。

(一)四時與人體健康的關系

四時與人體健康關系非常密切,祖國醫學理論在預防保健方面特別強調氣象因素的重要性,如《黃帝內經》中記載的“必先歲氣、無伐天和”,就是在治病時首先應明確一年的天氣變化情況,在預防保健中必須充分考慮氣象因素和季節、節氣的變化,以順應自然規律,達到強身健體、祛病延年的目的。

(二)四時養生的內涵

中醫養生學是數千年來曆代醫家經驗的結晶。從所涉及的內容和方法來看,可謂資料豐富、記載翔實、效用確切、簡便易行。隨著“回歸自然”的熱潮,中醫養生學方法的“整體、自然”特性將顯示出強大的生命力。中醫學關于養生的理論和方法是極其豐富的,而其中重要的核心內容之一即是――順時養生。正如《黃帝內經》裏所說:“故智者之養生也,必順四時而適寒暑。”“順四時而適寒暑”,這是中醫養生學裏的一條極其重要的原則,也可以說是長壽的法寶。

四時養生,就是指按照一年四季氣候陰陽變化的規律和特點進行調養,從而達到養生和延年益壽的目的。四季春、夏、秋、冬,四時寒熱溫涼的變化,是一年中陰陽消長形成的。冬至陽生,由春到夏是陽長陰消的過程,所以有春之溫,夏之熱;夏至陰生,由秋至冬是陰長陽消的過程,所以有秋之涼,冬之寒。人類作爲自然界的一部分,不能脫離客觀自然條件而生存,而是要順應四時的變化以調攝人體,以達到陰陽平衡、髒腑協調、氣血充盛、經絡通達、情志舒暢的養生保健目的。 天人相應的養生觀

中國哲學“天人相應”、“天人合一”的思想對中醫學的理論形成産生了深刻的影響,這一理論也提示人們要在生産、生活中處處適應自然界的變化,如此才能安然生息。而對于人類生存最爲相關的莫過于自然界日、月、星辰以及四季的變化了。

日月變化

古人早就發現,日升則陽氣盛,日落則陽氣衰,故而古人日出而作,日沒而息。月圓時,人的氣血流暢,肌膚致密,外邪不易侵入;月缺時體內氣血流行較慢,肌膚疏松,外邪易乘虛而入。若月缺時遇到急風暴雨,則人較易生病。

四季更替

一年四時氣候的更迭、陰陽寒熱的變化,都會直接影響人的生命活動。欲得安康,必須對自然界周期性的四季變化作出相應的調節。正如《素問・四氣調神大論》所言:“逆之則災害生,從之則疴疾不起”。根據四時氣候的特點,人們總結出春養肝、夏養心、長夏養脾、秋養肺、冬養腎的五髒調養法以及“春夏養陽,秋冬養陰”的經驗,對于四季養生有著重要意義。

形與神的統一,是盡享天年的關鍵。神寓于形,形統于神。神傷則形傷,神亡則形亡,此所謂“失神者死,得神者生”。精神衰敗,必顯于形,如兩目無神、面色無華、四肢乏力、納食不佳、形體瘦削等。由于人體精神是由心神來主宰的,志、意、魂、魄皆歸心神統轄,故有“心神乃形之大主”之說。因此,調養心神也就成爲調攝形體的關鍵。所以,中醫養生學強調清靜養神,因爲“心靜可以固元氣,百病不生,百歲可活”(《遵生八箋》)。

精、氣、神被稱爲人體“叁寶”,叁者是不可分離的,它的盛衰直接體現人的生長、發育,以至衰老的狀態。精,是生命之源,是構成人體的基本物質,也是人體各種機能活動的物質基礎。氣,爲生命活動的原動力,氣乃精之所化,精爲氣之本。神,是指精神意識狀態而言,是神志和生命活動之外觀。有精則有神,神是五髒六腑、先後天精氣與人體最高主宰活動的具體表現。它是精神意識、思維活動以及髒腑精、氣、血、津液活動外在表現的高度概括。《壽親養老新書》曾對精、氣、神叁者關系進行了概括:“主身者神,養氣者精,益精者氣,資氣者食”。所以說,神的充沛需要有精和氣這樣的物質基礎,精、氣的充盈或匮乏可直接影響到神的作用。鑒于此,善養生者必須保養精氣,達到精氣神的協調統一。

人體的各種生理活動在動態中進行,並通過調節達到“以平爲期”。中醫養生學非常重視陰陽、氣血的動態平衡。

陰陽平衡

人體陰陽平衡是健康長壽、養生疾病的前提。陰陽有著彼此消長、相互轉化的關系,二者相互對立又相互制約。只有機體陰陽達到動態的平衡,人體才能保持健康穩定的狀態。例如,夏天陽盛氣炎,易出現熱迫汗出,耗傷氣陰,此時可服用養陰清涼藥膳,如綠豆湯、荷葉粥、西瓜羹等,以保持體內的陰陽平衡。中藥對人體的治療也是本著陰陽平衡的原則,熱病用寒藥,寒病用熱法,從而達到機體的陰陽平衡,使疾病不生。

氣血平衡

氣血是人體生命活動的物質基礎,氣可生血、行血,血可載氣、裹氣,二者如影隨形,同行同止。若氣血平衡失調,則會出現氣血不生、不行等病理變化,從而引起髒腑、經絡功能失調而發病。因此,保持氣血的正常化生和流通,是維系健康的必要條件,調理氣血也就成爲防病治病的重要方法。

祖國醫學在四季養生方面有著豐富的理論基礎和實踐經驗,方法頗多。究其基本原則,大體可歸納爲以下幾個方面:

1、順應自然

在天人相應的整體觀思想的指導下,養生學認爲,人體的一切生命活動都必須順應四時陰陽消長、轉化的客觀規律。

在一年四季中,春夏屬陽,秋冬屬陰。自然節氣也隨著氣候的變遷而發生春生、夏長、秋收、冬藏的變化。因此,人在春夏之時,要順其自然保養陽氣,秋冬之時,亦應保養陰氣,故有“春夏養陽,秋冬養陰”之說。這就要求人們凡精神活動、起居作息、飲食五味等都要根據四時的變化,進行適當的調節。在作息時間上,也要順應四時的變化,做到“起居有常”,春夏“夜臥早起”,秋季“早臥早起”,冬季“早臥晚起”。在飲食五味上,攝取更要有規律,過饑、過飽或飲食偏嗜均能傷害髒腑,影響身體健康,蔬菜瓜果的食用亦有一定的季節性。

2、形神共養

形乃神之宅,神乃形之用。故養神既可以保,保形亦可以攝神,二者相互支持,密不可分。因此,養生防病必須形神共養,以維持形與神的統一。

所謂“養形”,主要指髒腑、氣血津液、肢體、五官九竅等形體的攝養,“形乃神之宅”,故只有形體完備,才能有正常精神的産生。養形的具體內容非常廣泛,凡調飲食、節勞逸、慎起居、避寒暑等攝生方法,以及體育鍛煉、氣功等健身運動,大都屬于養形的重要內容。

所謂“養神”,主要是安定情志、調攝精神。中醫學認爲,人的精神、情志變化是人體生理活動的重要組成部分。在正常情況下,“神”是機體對外界各種刺激因素的“應答性反應”。它不僅體現了生命過程中正常的心理活動,而且可以增強體質、抵抗疾病、益壽延年,但如果情志波動過于劇烈或持續過久,超過了生理的調節範疇,則會傷及五髒,影響人體的氣血陰陽,導致多種疾病的發生。

所以,中醫養生學十分重視精神攝養,要求人們思想上安定清靜,心境坦然,不暴發喜怒,不貪欲妄想,不爲私念而耗神傷正,盡量減少不良的精神刺激和過度的情志波動,以保持心情舒暢、精神愉快。這樣,則人體的氣機和調,血脈流暢,正氣充沛,形體康健,抗病能力均強,就可以減少疾病的發生。

3、動靜結合

中醫養生學認爲“氣血極欲動,精神極欲靜”,既倡導“養身莫善于動”,又認爲“養靜爲攝生之首務”(《老老恒言》)。因此,只有動靜結合,才能達到養生防病的目的。

動,包括勞動和運動兩方面。中醫學曆來重視“動”在養生學中的重要意義,認爲“人若勞于形,百病不能成”(《保生銘》),“一身動則一身強”(《四存編》)。並創造了許多行之有效、具有民族特色的健身運動法。諸如“五禽戲”、“八段錦”、“太極拳”、“易筋經”等。堅持這些健身運動,可以暢氣機、通氣血、利關節,從而增強機體的抗病能力。現代醫學也已經證明,經常參加體育運動,可以促進身體的新陳代謝,使機體充滿活力,從而延緩各器官的衰老。

靜,又稱“清靜”,包括精神上的清靜和形體活動的相對安靜狀態,是與“動”相對而言,在中醫養生學上亦占有重要地位。氣功中的靜功一般沒有肢體的運動,它通過一定的體態姿式,特定的呼吸方法及特定的意念活動,在 “靜”的狀態下,進行內部的自我鍛煉和調節,從而達到對機體“調整”、“修複”和“建設”的目的,靜功在氣功鍛煉中具有重要的意義。

《經史百家醫錄》中指出:“能察動靜作息之機,自無過與不及之衍”。即指“動”和“靜”都要適度,太過或不及都會影響人體的健康,導致疾病的發生。如《黃帝內經》說:“久視傷血,久臥傷氣,久坐傷肉,久立傷骨,久行傷筋。”因此,勤運動,要注意適度;勤用腦,要思而不怠。動而不至大疲,靜而不至過逸。總之,動和靜是相反相成的兩個方面,要養生防病、益壽延年,就必須心體互用,勞逸結合,動靜並施,不可偏廢。

總之,人們必須“順時養生”,去適應自然;同時,又要利用自然,爲我所用。只有這樣,才能“盡終其天年,度百歲乃去”。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