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传奇在线 >

暴走玩啥游戏如何评价12月16日火狼《狼叔说游戏》首次游戏直播脱口秀?

2021-02-23 15:09:34 作者: 掌钛游侠网

小娱想跟大家说说这档节目背后的故事

1在直播平台做内容

2016 年 12 月 16 日开播的《狼叔说游戏》是一档以火狼为中心的游戏直播脱口秀节目,平均直播时长 2 小时。作为首要战场的斗鱼直播间,经过 5 多个月的运营,目前共有 2 万 9 千余人的订阅。面对动辄几百万订阅的游戏主播,火狼直播间的订阅显得微不足道。

直播,并不是火狼一个人的事。

为了将优质的内容呈现在这近 3 万人的面前,火狼的 8 人小团队需要马不停蹄的忙上整整一周。“我们每个编辑身兼数职,不止要做文案编辑,还要做编导负责技术上的活儿,比如说摄影,导播等等。”

他们的工作流程依旧保持着传统媒体的步调。每天开选题会,定好当周节目的内容,分配到各个编辑手中,找素材,写文章,设计节目效果。

2节目开播前五分钟,编辑仍在紧张对稿

团队成员全是做文字编辑出身。要如何将书面文本有效地转化成为视频语言,他们也一直在摸索。

“太闷,太严肃了。”

“太长太啰嗦了,没有笑点。”

第一期节目的 b 站录播视频下面最多意见集中在火狼磕磕绊绊的主持上——“不流畅”、“不适合做主持”。许多观众拿火狼的节目与《史丹利快报》《暴走玩啥游戏》相比。这两款节目均是沉淀多年的视频脱口秀节目,广受玩家欢迎。

“视频节目跟直播完全是两个体系,(视频)错了可以重录,但直播只能一直继续下去。视频节目的用户口味已经被养的太高了。”

更重要的是,视频节目需要时间培养用户基础,火狼的公司财务状况从 2015 年就一直游走在悬崖边缘,按照火狼的话来说,“公司熬不起”。

“直播,从公司运营上来说,很快就会有一些收入。打赏,签约,包括前不久我们也实现了一些广告变现。”但这些钱对于一个 8 人的,在上海这个寸土寸金地方讨生活的团队来说,实在是杯水车薪。“我们的编辑都拿着行业偏低的薪水,甚至有几个月开不出薪水。”

3“纯坑钱的游戏就不要往下说了”

《狼叔说游戏》起步阶段,投放的厂商并不多。

木七七是第一个在节目中投放的厂商。木七七创始人陆家贤告诉预言家,这不是一个商业行为,纯粹是被火狼的执着所打动。“如果纯粹从理性角度考虑,狼叔一定不是一个好的传统意义上的‘好渠道’。”这样的合作无法用投入和产出比来概述,“我认为这样的合作是做内容,而不是买广告。”

某种程度上来说,陆家贤认可《狼叔说游戏》的节目价值,希望未来可以持续与这样做内容的团队合作。但他也表示这种合作是“私人体验”,“我不认为我的体验可以传递给其他人。”

4火狼第一次在节目中完成“防不胜防”的广告插入

常常被拿来比较的《史丹利快报》《暴走玩啥游戏》先后接受了来自各种厂商的冠名和投放。《狼叔说游戏》也开始慢慢尝试在直播节目中插入“防不胜防”环节。

但接受投放不代表火狼及团队成员放弃原则,甚至,为数不多的广告商也要经过反复筛选。“其实我们合作都是一个套路,先看你们游戏行不行,纯坑钱的游戏就不要往下说了。”

目前,《狼叔说游戏》的团队依然需要面对盈利的窘迫。编辑鳕鱼将过而立之年,最开始憋着一口“想做出点东西”的意气加入火狼的团队,随着时间的推移,团队生存越来越艰难。“最惨时候兜里 7 块钱,饭都吃不起。”

促使还留在团队里的人坚持下去的动力就是“相信这件事能成”。鳕鱼说:“狼叔是一个能做出事的人。很多老板稀里糊涂地骗投资人一两年钱就完事了。吃苦是节目本身,说心里话,我们这节目真的不错,不想稀里糊涂就没了。”

5直播火爆背后的内容匮乏

5 月 30 日,斗鱼嘉年华落下帷幕。自费去“拜山头”的火狼连夜从武汉赶回上海。“(斗鱼嘉年华)收获不小,抱大腿拜码头,居然有的大主播是我读者,主动和我打招呼。”火狼了解到无论是直播平台还是主播都需要好内容,“哪怕是单纯打游戏也要肚子有货,否则会很快被淘汰。”

火狼告诉预言家,这些粉丝百万以计的当红主播对他们的内容和前途都很认可,“都说平时一定要多直播多刷脸,所以这周开始我们除了周五天天直播了。”

火狼认为时间是验证模式可行性的终极考核,难度在于能不能坚持到那一天。“做内容都追求爆款,但爆款需要天时地利人和,就像一句话说的:‘每个人都可以在互联网上成为 15 分钟红人。’我们就在等这样一个机遇。”

Tags: 暴走玩啥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