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传奇在线 >

俄罗斯转盘游戏史上最“作死”的游戏“俄罗斯轮盘赌”,到底是谁爱玩?

2021-02-22 16:40:09 作者: 掌钛游侠网

世界上很多流传甚广、言之凿凿的民族“嗜好”都是“别管墙内开没开花,反正墙外红了”的模式,“俄罗斯轮盘赌”就是其中的一个,所谓轮盘赌就是在左轮手枪的六个弹槽中放入一颗子弹,任意转动轮盘之后停住。参加游戏者用自己的性命与人对赌,轮流把手枪对着自己的脑袋,扣动板机······谁轮上那颗子弹算谁输,旁观者也可以对赌博者的性命压赌注。

史上最“作死”的游戏“俄罗斯轮盘赌”,到底是谁爱玩?

史上最“作死”的游戏“俄罗斯轮盘赌”,到底是谁爱玩?

其实,在俄罗斯本国历史或野史上都没有什么关于轮盘赌的记载,几乎可以确认,俄罗斯轮盘赌这种游戏从未在俄罗斯人中流行过,军队中也全无此类记载,那为什么人们愿意给这个作死游戏冠以俄罗斯之名呢?那就要从“俄罗斯轮盘赌”一词的源头说起,最早它出现在1937年发表在《Collier's Weekly》杂志上的一篇同名文章中,作者是美国记者乔治·苏德兹。据他所述,北非的法国外籍军团曾流行过这种危险游戏,一名德国雇佣兵曾在信件中透露他在罗马尼亚听一位俄罗斯中士跟他讲在绝望的俄国军人中曾有过这种游戏。

史上最“作死”的游戏“俄罗斯轮盘赌”,到底是谁爱玩?

史上最“作死”的游戏“俄罗斯轮盘赌”,到底是谁爱玩?

这种A说B跟他说C说了D都干了什么的道听途说能作为“实锤”流传这么久,跟后来影视作品的推波助澜也有很大关系。著名的奥斯卡获奖影片《猎鹿人》中就描写三位俄裔美国人在越战中被俘虏,敌人强迫他们玩“俄罗斯轮盘赌”,让他们在肉体和精神上都受到了极大摧残。影片用“俄罗斯轮盘赌”影射战争对于人命人性的随机性绞杀,在反思战争创伤的深刻性方面可谓独树一帜,可越南人民看了不愿意了,虽然当年越南是苏联的小弟,可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人家军队让俘虏玩过“俄罗斯轮盘赌”游戏。

史上最“作死”的游戏“俄罗斯轮盘赌”,到底是谁爱玩?

史上最“作死”的游戏“俄罗斯轮盘赌”,到底是谁爱玩?

影片展示“俄罗斯轮盘赌”的恐怖之处,不在于对赌搏命的瞬间,而是在战后,男主角迈克尔重返越南,在地下赌场中寻找当年跟他对赌的老友尼克,曾深受“俄罗斯轮盘赌”折磨的尼克已经彻底沦落为行尸走肉般的“赌徒”,失魂落魄的他只有在进行轮盘赌时才能活转为人。当一个人受到某种强烈的刺激伤害后,他将要终生依赖这种刺激才能活下去,战争已经结束了,但伤痛不会复原,生命虽然残存下来,但灵魂深处的“俄罗斯轮盘赌”永不停歇,直到有一天尼克一枪爆头,才终结了轮盘赌的炼狱。

史上最“作死”的游戏“俄罗斯轮盘赌”,到底是谁爱玩?

无论如何《猎鹿人》的影响力都更加“做实”了“俄罗斯轮盘赌”一词。甚至俄罗斯人自己也恍惚了,人家都说你胖,天长日久就架不住自己也想喘了,他们也拍了一些描写“俄罗斯轮盘赌”的电影,最初由被黑转为自黑的切入点是把“俄罗斯轮盘赌”重新解构,让美式残酷被俄式黑色喜剧取代。本来自打出现“俄罗斯轮盘赌”一词后,俄罗斯有记载的死于此游戏的人寥寥无几,远低于欧美国家。没有什么切身刻骨的伤痛,可不就剩下调侃了么。

可全世界还是基于一种对俄罗斯的“固有印象”,认定“轮盘赌”这种疯癫的作死游戏特别具有一种“俄罗斯气质”,就是也许你不喜欢干这种事,但你像我们印象中会干这种事的人,哪怕案例数据根本不支持这种认识。其实在“俄罗斯轮盘赌”一词产生和流行阶段,俄罗斯人无法积极“配合”的主要原因是枪支管控不像西方那么自由,不是每个人都能随意接触枪,有枪的军人在那一个历史时期,尤其是高级将领和元帅每天都生活在现实的轮盘赌中,说不定哪天就消失了,真用不着拿“轮盘赌”来作死了。

一般来说,越是严酷的生之艰难的社会环境下,人们越是忍辱负重也要活下去,眼看着很多人被轻易地剥夺生命,能活着就成为人的最大诉求,哪怕醉生梦死地活着也好。让他们选择在激烈的游戏中死去,实在太勉为其难。反倒是苏联解体后,社会环境更自由,也没那么多人生命常常受威胁了,因为经济状况不好,曾出现过高比例的自杀潮,但也没有什么人会选择“俄罗斯轮盘赌”的方式去自杀。

而差不多同时代在欧美,主要是美国,死于“俄罗斯轮盘赌”的人有记载的大约就五十几例。如果传说中俄国军人真的进行过“轮盘赌”,也更像是一种自杀的方式,到“俄罗斯轮盘赌”一词出现,在欧美民间“流行”起来才更多赋予它游戏的成分,芝加哥摇滚乐队的主唱特里卡什,就是一种典型的美国式轮盘赌的牺牲品,就是并没有人逼他,也不是为了赌钱,他只是把“俄罗斯轮盘赌”作为一种刺激的表演在演唱的过程中展示,他可能根本没想到自己会死,可就这么稀里糊涂地作死了。

人类本来就生于偶然,死于必然,命运就像一把无数弹槽的手枪,每个人或早或晚都能轮上那颗属于自己的“子弹”,真的不用太急切!

Tags: 俄罗斯转盘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