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游戏攻略 >

权力的游戏人物关系图《权力的游戏》小恶魔和瓦里斯为什么这么妇人之仁?

2021-02-21 07:56:24 作者: 掌钛游侠网

只能说瓦里斯和提利昂在最后一季中有点智商掉线,与之前的人设大相径庭。小恶魔提利昂虽然本性善良,但对敌人并不仁慈,他可是亲手杀了自己心爱的女人和自己亲爹。小恶魔的智慧一直是超人的,在前几季,几次生死劫都是靠着他杰出的智慧和聪慧的言辞化解的。在第八季中,小恶魔没有提出任何合理的建议,且没有任何能提现出智慧的地方,唯一的一次就是说动琼恩雪诺去杀龙妈。瓦里斯的表现更差强人意,之前瓦里斯可以说是权游中玩弄权力的高手,游走于各方势力却从未翻过船。在第八季中,瓦里斯依旧玩起了两面派,但却把自己玩死了,只能说编剧收人太草率了。

《权力的游戏》中Jamie和布蕾妮是什么关系?

龙女开战决定有些草率,战后盛宴让人想起血色婚礼。

《权力的游戏》小恶魔和瓦里斯为什么这么妇人之仁?

文/叶秋臣

《权力的游戏》小恶魔和瓦里斯为什么这么妇人之仁?

《权力的游戏》第八季进入倒计时,一共只有六集的最终篇,终究还是唱起了临别的高歌。

《权力的游戏》小恶魔和瓦里斯为什么这么妇人之仁?

不舍得快进和倍速观看,不忍心跳过每一分每一秒的镜头,因为每一个瞬间可能都代表着权游迷们最后的集结。

《权力的游戏》小恶魔和瓦里斯为什么这么妇人之仁?

也许故事的结局没办法称作完美,但我们仍旧会永远铭记。

《权力的游戏》小恶魔和瓦里斯为什么这么妇人之仁?

《权力的游戏》小恶魔和瓦里斯为什么这么妇人之仁?

《权力的游戏》小恶魔和瓦里斯为什么这么妇人之仁?

《权力的游戏》小恶魔和瓦里斯为什么这么妇人之仁?

1.战后盛宴vs血色婚礼,有些心结其实一直都在

《权力的游戏》小恶魔和瓦里斯为什么这么妇人之仁?

在焚烧过战友们的遗体之后,临冬城进入了生死大战胜利一方的狂欢盛宴。大家成功阻拦了死亡大军,将侵袭维斯特洛大陆的威胁彻底扫除,推杯换盏,欢笑声不断。

《权力的游戏》小恶魔和瓦里斯为什么这么妇人之仁?

《权力的游戏》小恶魔和瓦里斯为什么这么妇人之仁?

《权力的游戏》小恶魔和瓦里斯为什么这么妇人之仁?

《权力的游戏》小恶魔和瓦里斯为什么这么妇人之仁?

这样一个热闹欢腾的场面,让人想起了第三季第九集的血色婚礼。

《权力的游戏》小恶魔和瓦里斯为什么这么妇人之仁?

《权力的游戏》小恶魔和瓦里斯为什么这么妇人之仁?

《权力的游戏》小恶魔和瓦里斯为什么这么妇人之仁?

《权力的游戏》小恶魔和瓦里斯为什么这么妇人之仁?

临冬城的欢庆和血色婚礼,这一个大胆的猜想并不是毫无来由。虽然两者间不论动机还是庆贺形式都完全不同,但却隐隐有着莫名的共通点。

《权力的游戏》小恶魔和瓦里斯为什么这么妇人之仁?

这个关键人物,就是二丫。

《权力的游戏》小恶魔和瓦里斯为什么这么妇人之仁?

《权力的游戏》小恶魔和瓦里斯为什么这么妇人之仁?

《权力的游戏》小恶魔和瓦里斯为什么这么妇人之仁?

《权力的游戏》小恶魔和瓦里斯为什么这么妇人之仁?

血色婚礼时的二丫是一个旁观者,她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哥哥和母亲被屠杀但却毫无招架之力。

《权力的游戏》小恶魔和瓦里斯为什么这么妇人之仁?

《权力的游戏》小恶魔和瓦里斯为什么这么妇人之仁?

《权力的游戏》小恶魔和瓦里斯为什么这么妇人之仁?

《权力的游戏》小恶魔和瓦里斯为什么这么妇人之仁?

临冬城欢庆时的二丫是一个英雄,她成功刺杀了夜王并拯救了人类,接受所有人为她举杯欢呼。

血色婚礼后的二丫是被猎狗“保护”的假小子,不得已才选择离开了那个屠杀的现场。

临冬城欢庆后的二丫是主动跟着猎狗离开的无面刺客,她已经强大到可以自由选择自己的人生。

对于她与詹德利的感情结局,也有许多人表示遗憾。

好不容易看到他们在战前的甜蜜互动和深入接触,突发了一种“我家有女初长成”的感慨,惊喜她终于也有了感情的归宿。可惜即便是詹德利顶着风息堡领主的身份单膝跪地向二丫求婚,依旧遭到了婉拒。

但这才是我们熟悉的二丫,不是吗?

生死大战前她是史塔克,生死大战后她又做回了无面者。

从血色婚礼到临冬城欢庆,我们见证了二丫成长的蜕变。

2.詹姆和美人的糖,我们从第二季等到了第八季

弑君者詹姆和美人布蕾妮的相遇是一场意外。

布蕾妮曾是蓝礼·拜拉席恩的护卫且一直以爱效忠,詹姆则永远情系自己的双胞胎姐姐瑟曦。

他们两人不论是背景还是情感,曾经都毫无交集。

但蓝礼意外死亡,詹姆不幸被俘后,布蕾妮踏上了护送弑君者回君临的道路,并在路上与其产生了深厚的感情。

詹姆说,爱上什么人,不是他能够选择的。

对布蕾妮,詹姆也许从未想过,这个大个子的女人有一天会真正走进他的心里。或许在曾经的共同经历里,已经暗暗埋下了情愫的种子,只是他们一直隐忍着这份冲动,将所有的激情扼杀在冷静和沉着之中。

布蕾妮险遭侮辱时,是詹姆出手相救,他的右手就是因此被砍掉的。在布蕾妮被迫与熊搏斗时,也是詹姆折返回来拼尽全力救下了她。在詹姆去往临冬城被一众人怀疑他的动机时,是布蕾妮站出来力保他的清白。

他们曾经赤裸相见过,但却什么都没有发生。

而这一次托蒙德向美人示好,加上生死大战中互帮互助和生死与共,詹姆和美人的情感早已累积到了需要爆发的时刻。于是,内心的五味杂陈化作了对彼此身体无限探索的强烈欲望。

詹姆说“好热”。

美人说“你在吃醋”。

一切的情感,全部杂糅在彼此深情且青涩的拥吻之中。

终于磕到了这颗詹姆和美人的糖,这一幕作为CP粉的我们从第二季等到了现在。

可惜,詹姆在最后时刻还是选择了瑟曦,离开了美人。

这一段,或许是两人之间最后的温存。

3.龙女和雪诺,知道真相的彼此再也回不到曾经

作为坦格利安家族的两个后代,龙女和雪诺在得知身世真相后没多久就进入了与异鬼拼杀的生死大战。还没来得及讨论具体的细节,战争的号角就已经吹响,唯有先应对夜王,再讨论铁王座归属。

他们之间的感情也是所有人中最复杂莫测的,起先遇见时应该是欣赏,随后就逐渐演变成了爱情,现在却不得不面临彼此之间的亲情。

托蒙德在宴会上说雪诺骑着龙理应是王的时候,这些话就像一根刺插进了龙女的心里。

即便是心存芥蒂,但两人还是深深拥吻了对方。

然而短暂的快乐时光稍纵即逝,他们立刻陷入了权力之争的讨论之中。

龙女说,她很想回到从前。

但我们都明白,在权力的王座面前,同样有资格的两个人必有一争,他们再也回不去那个单纯的曾经。

4.打瑟曦竟然比打夜王还难,战争注定有牺牲和无奈

北境大军在面对生死之战时损失惨重,然而与瑟曦的黄金团之战又迫在眉睫。其实龙女本来可以在临冬城休养生息一段时间,再南下去讨伐瑟曦大军。一来是可以休整军队更好去应战,二来是瑟曦大军不会选择北上作战,因为条件太过艰苦。珊莎提出以上意见的时候,被龙女否决了。

她们在作战计划上的分歧让雪诺陷入两难,只能用身世之谜向妹妹们解释,以寻求短暂的和平。雪诺并不喜欢战争,他甚至对铁王座毫无欲望,但身边的一切都在迫使他走上一条争权之路。

而龙女刚好相反。

她对铁王座太过渴望,因此在攻打瑟曦的时候完全陷入了一头热的状态。身边的人都在劝阻她不要贸然行事,但龙女仍旧选择在刚刚大战过后再一次进入第二场大战。

她的对面,站着那个等着龙女和异鬼打完后“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瑟曦,那个一直囤积兵力培养战力的野心女人。

所以龙女在“女王之战”还未正式开打之前,就痛失一条龙。大军也被大弩打得兵败溃散,自己的心腹弥桑黛也不幸被捉走当成了人质。当雷加在飞翔时被大弩射下身亡,在弥桑黛尸首坠落城墙的时候,我们才又一次切实认识到了“只要有战争,必然有牺牲”的意义。

攻打瑟曦,竟然损失的比攻打夜王时还要更多。

龙女曾经选择绕过君临不去攻打红堡,为的是让百姓免于遭受迫害,但如今的境地却让她连保护百姓的基本能力都没有了,选择的空间也变得日渐局限。

仇恨逐渐加深,再无和解可能。

唯有决一死战,向死而生。

人类和异鬼的大战拼的是双方的兵力强弱,但权力的游戏更多的是在挖掘人性。

文/叶秋臣

———————

—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叶秋臣)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抄袭必究—欢迎转发评论—

Tags: 权力的游戏人物关系图

权力的游戏人物关系图相关阅读